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美妆 >

76吨玉米一夜“霉变” 陕西农民来荆卖玉米被压价

时间:2022-01-25 00:07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陕西农民马金军从11月6日开始,把自己的QQ名和空间名改成了“誓与玉米骗子斗争到底”。同时,他也开始拨打荆州12345市长热线揭露黑幕。他在QQ空间里连续发表了8篇日志,声讨湖北某些饲料公司故意以玉米质量问题压低收购价格,欺骗外地供货商的行径,其中有5篇日志直指荆州市正康饲料有限公司。

  12月,他又陆续发布了两篇日志,公布了武汉、襄樊、仙桃、荆州等地的“骗子”饲料公司,并公布了被骗人的户籍、姓氏、被骗金额与联系方式,荆州市正康饲料有限公司名列其中。

  马金军是陕西人,11月6日之前,他在荆州“被骗”,所以有了空间那愤慨的10篇日志。他操着陕西口音说:我不为要回自己的钱,只为不让别人再受骗。

  马金军10月25日来到荆州,在此之前,他在国内一些大型经贸网站上看到湖北一些饲料厂急需玉米的信息,看公司介绍大多都是“农业部重点名牌企业”、“湖北优秀企业”等字眼,马金军按网站上的电话与这些企业取得了联系。

  “当时他们都表示运力紧张,而又迫切需要原料,都给出了较高的收购价格。”经过选择,马金军决定与荆州正康饲料有限公司试着合作一次,并打算与其建立长期的合作关系。

  马金军说,当时他与该公司就粮食品质、到货时间、数量等事宜进行了反复协商,该公司称除水分与霉变标准要求外没有其他条件,并表示货到指定的到货站,即可凭发货证先给款3050%,货入厂后即结全款,到站后的一切费用由他们负担。

  协商好后,马金军在自家附近村镇收购了76吨玉米,运往了荆州市纪南镇。马金军回忆,当时玉米到了到货站,公司现场检查了玉米,显示符合要求,并付了他两万元货款。

  次日,他到该公司索要余款,被对方告知玉米入库后经仔细检查,黄曲霉素偏高,质量不符合标准,并拒绝给付余款。

  马金军并未与该公司签订销售合同,他称,被告知玉米有质量问题后,他要求再检查一遍,对方回复:再检查也是一样。

  “当时公司说他们可以帮我处理。”马金军说,该公司的处理办法是,以2020元/吨的价格收购这些玉米。

  在运货到荆州前,马金军与该公司协商的价为2520元/吨。马金军称,每吨价格低500元,就要损失近4万元。他开始犹豫,在荆州停留了近10天,到荆州其他饲料公司谈合作,均被拒绝。

  最后,马金军无奈以2020元/吨的价格把玉米卖给了该公司,他称,如果运回去损失更惨重。11月5日,他从荆州回到了陕西。

  11月6日,在马金军加入的一个关于玉米销售的QQ群里,有人告诉他说,这是湖北“骗子”饲料公司收购玉米的惯用手法到货后,公司在到货抽检的粮食样品中添加能快速催生黄曲霉素的菌,只需要两小时就能在局部范围内催生100倍。一般“骗子”公司会选几个地方放置,就算供货商在现场,也不容易发现。

  根据马金军提供的信息,记者找到了荆州正康饲料有限公司的官方网站。进入网站,便可看到“常年大量求购农产品:玉米、小麦、麸皮”等字样。点开公司简介页面,可看到其企业荣誉一项里贴出了饲料生产企业审查合格证、质量管理体系认证等证书,其中可以看到,该公司在2007年被评为年度“市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”,2008年又被评为“湖北省农业产业化经营重点龙头企业。”

  根据网站信息,该公司主要生产名为“荆康饲料”和“正康饲料”,并销往全国各地。但记者发现,该公司发布求购信息的网站上并未显示ICP号,也就是说,该网站并未在工信部备案,属于非法网站。

  记者按照网站上提供的联系人号码拨打过去,网站上显示此人姓“成”,但当记者问他是否姓“成”时,他矢口否认。记者问道现在还收不收玉米,他称已不收,但过后又主动问记者有没有玉米。他还称此号码系他找别人购买,并为记者提供了该公司一田姓负责人的电话。

  随后,记者联系上这位田姓负责人,他称,公司确实和马金军做过生意,最后是以2030元/吨的价格收购,而此前公司与其协商的价格为2520元/吨,降价的原因是玉米黄曲霉素偏高,不符合无虫子无霉变的质量标准。

  记者了解到,马金军的事情并不是个案。8月2日,就有荆州电视媒体报道过《事先没签合同,40吨玉米从河南到荆州被压价》的新闻。从当时的采访画面中可以清楚看到,“压价”的公司正是荆州正康饲料有限公司。

  报道称,河南焦作一位名叫范亮的供货商在网上发布玉米供货信息,很快被该公司一谢姓经理联系上。7月27日,范亮带着样品来到荆州,该公司称货物合格,并口头承诺货到付款。范亮从河南仓库运来40吨玉米后,该公司称还需检测,之后的情况与马金军一样,该公司称玉米黄曲霉素偏高,质量不合格,并开出较低的收购价钱。

  荆州市畜牧局饲料工作办公室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,因产品质量问体引发纠纷的事并不少见,原因在于原料产品交易的规定并没有强制标准。

  工作人员称,很多纠纷的发生都源于双方对细节的忽视,但不排除无良商家的故意刁难。在从事原料贸易时,交易双方要对对方公司资质进行了解,规避风险。如果交易过程中存在异议,可通过第三方来鉴定。

  但事情的焦点之处在于,“被骗”的供货商多半都是初次试水,且都为个体供货,为节约成本,多在网络上寻求收购公司,协商也多以通讯形式进行,交易时也是第一次见面。而这些供货商大多都为农民,常识性知识匮乏,极易相信不正规的网站,选择无资质的公司进行合作。

  而在收购公司称货物有问题时,如何找寻第三方鉴定,鉴定的成本谁来付似乎也是绕不开的难题。马金军就表示,货物一旦出现质量问题,存在对方仓库就要被收占地费,运回去又要支付不菲的运费,如何减少成本,才是他做选择的关键因素。由此看来,“贱价玉米”背后隐藏的玄机亟待有关部门查明。(记者常伦芳)

  1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荆州新闻网、荆州广播电视台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荆州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

  2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来源:荆州新闻网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红人 搞笑 美食 美妆 亲子 生活 科技
Power by DedeCms